我怕是个小仙女

嘻嘻嘻

因为不自信而患得患失 而猜疑 而肆无忌惮的闹腾
我快变成我最讨厌的那种人了
恋爱太难了 我好像没有自信了

写给Y先生

你说分开的时候其实我是好想说能不能不分开的。但是你当时的表情让我觉得我不应该说这句话,我甚至好像能看到你的挣扎和犹豫,所以我想,你做出这个决定一定是很认真的想过的,所以我说好。

但是那一刻我除了伤心难过更多的是不明白,不明白为什么你能一边说喜欢我一边看我哭得那么伤心都不说一句我们不分手了。我总是觉得这是你做的决定,那后悔的话也想要你来说,但是说着舍不得的人好像反而更狠心。

这几天时间我想了很多,从开始到现在,想我们怎么认识又是怎么在一起最后怎么分开,你问过我后不后悔,我一直摇头,虽然难受的时候其实会后悔怎么遇见你了,但是我知道再来一次我还是会选择遇见你然后在一起。命中注定的在一起也是命中注定的要分开。

说真的,那天早上你走了之后我大哭了一场,好不容易收拾好情绪准备出门的时候你又发过来长长的一段话,所以被压抑的情绪好像溃堤的洪水一样爆发,我是真的很想质问你,你说了那么多到底有什么意义,你提醒我的话,你说怕我遇到渣男,你说对不起,可是那又怎样呢?最先放手的不是你吗?你说着担心我,但是最让我伤心的也是你。你以为那样是对我好对吧,但是我只看到你的未来规划里没有我。所以我假装我没事,我说你很好,对,你是很好,好到我现在想起都不能理解。

我跟你说分开以后删掉联系方式吧,我说我怕你以后谈恋爱女朋友会不高兴,但是我现在想到你以后谈恋爱我就想先提刀过来捅死你。

我知道初恋大多都不会有很好的结局,但是我是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束。该说什么呢,除了不联系之外我还能说什么?我难道还能每天看着你的微博微信保证让自己心如止水吗?那都是放屁。

你真的很会说话,在一起的时候会因为这些话心动,但是分开的时候只会听着这些话更加难过,你说担心我一个人,然后呢?你还是选择分开。

所以就这样吧,手机里留着的东西,我们曾经在一起的日子在我的记忆中是美好多过于伤心的,我不想否定我们在一起的时光,更不想否定当时的我们,所以我留着它们,等哪天我看着这些东西内心再也没有波澜的时候差不多就是放下了。

而现在呢,生活没有了你也并没有失去意义,只是没有分享日常的人罢了,可以少说一点叽叽喳喳的废话,也能让自己没有那么脆弱,我现在才发现我能够搬很重的东西,新到的风扇我也可以自己安装好,我并没有那么怕狗,收拾家里和早起也可以做到,以前那个小女孩只不过是因为有了可以撒娇的对象才变得那么蠢罢了。

写下这些废话的时候我脑子里还是很混乱,明明以为自己缓过来了,结果好像并没有。不过随便吧,现在X小姐又变成单身狗了。

你要是谈恋爱不要让我知道谢谢。我没有祝福你的话可以说了,只有一句操你妈。

睡不着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我还是很怕一个人待着

恋爱日记


Y先生看着手机里的信息,他有一个傻逼一样的女朋友,总是致力于让他在啪啪啪的穿上她买的白丝袜。


作为一个阅片无数的直男,Y先生对于丝袜显然是十分感兴趣的,但这个兴趣的前提一定是它没有穿在自己身上。


【好呀,】Y先生还在组织着语言,手里却不小心按下了发送,看着屏幕上已发送的两个字,他基本可以想到对方惊讶又恶作剧的笑脸。


Y先生的女朋友是个厚脸皮的姑娘,从她明明比Y先生大两岁却要强迫男朋友叫她小姑娘就能看出来。


这位小姑娘暂且叫她X小姐。


X小姐是一个身高164的巨型萝莉,自称软妹,喜欢别人用可爱来形容她。热爱撒娇和吃和说废话,每次和Y先生在一起的时候嘴巴都停不下来,不是在吃东西就是在说话。


【你是不是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会害羞啊。】有一次在她喋喋不休的说废话的时候Y先生这样问道。


刚才还在叽叽喳喳的说话的X小姐立刻停了下来,眼前的兔头和小土豆都拯救不了的大脑短路。还好X小姐一贯的嘴硬拯救了她,【不是啊,我跟朋友在一起也这样。】


——其实才没有呢,这个白痴心里的小鹿都快撞出胸腔了。


X小姐有一段时间沉迷娃娃机,商场负一楼超市旁边摆放的娃娃机都被她抓了一遍。


和Y先生的约会日常就是吃饭看电影抓娃娃,有时候他们两个都抓不到,有时候Y先生男友力爆发抓到一两个,有时候X小姐下班回家去超市买牛奶的时候能抓到一个,然后立刻就会变成一张照片出现在和Y先生聊天的对话框里,附上一句‘我是不是很厉害!’


有时候X小姐也会想每次都这样他会不会觉得无聊,但是Y先生太宠她了,每次每次都会给她她想要的鼓励和回应,X小姐就是一个恃宠而骄的小姑娘。


Y先生明明比她小,有时候却是两个人中更成熟的那一个,或许女孩子谈恋爱之后都会智商下降?总之啊,X小姐自从开始恋爱之后,整个人都变得小女人起来了。


Y先生说的每一句话都能让她心动不已,她喜欢Y先生叫她宝贝,跟她说‘你怎么这么可爱啊。’,有时候还会说‘我女朋友’,这种小情侣之间特有的甜蜜,总是能让她傻笑很久。但是X小姐的这些情绪,Y先生可是一点都不知道。


一起出去玩的时候Y先生就会变得很会照顾人,乘车路线也好,酒店也好,夜市也好,所有X小姐喜欢的东西他都有计划到。躺在酒店床上看电影的时候X小姐心里还在想,这个人怕是瞎了眼才会看上我,我可不能让他眼睛有复明的机会。


说是这样说,但是有时候X小姐也会很烦他,也不是没有想跟他吵架的时候。


比如X小姐刚搬家的时候,Y先生和她一起,明明说好去帮她搬东西的,结果某个人说好累瞬间睡得像死猪一样。看着床上的人,X小姐赌气的自己跑出去了,心里还想着等会儿他给我打电话我才不会接。


然后自己抱着一大堆的东西,手上勒着红印,走在路上还下起了小雨,还好两个房间都是同一个小区。但即使是这样,X小姐在累呼呼的回到家,看见Y先生还在睡觉的时候,心里还是很难过的。


像什么东西梗在脖子里,想发泄都不知道怎么说。然后Y先生醒了,他说他准备回家了,X小姐甚至不想转过头看他,眼睛死死的盯着电脑上的工作报告,其实是怕自己回头就委屈的哭出来了。


偏偏Y先生的情商这会儿好像变成了负数,X小姐接个电话的功夫,他就直接走了,路上发过来一些乱七八糟的消息,明明发誓不理他的X小姐还是忍不住回消息。然后一边看聊天记录一边懊恼自己怎么那么喜欢他呢。


于是这天晚上X小姐坐在阳台抽了三支烟,一边抽烟一边把自己当作悲剧女主角,想象着两个人分手,然后哭个不停。但就是这么忙的时候,她也没忘记回复Y先生的消息。


X小姐的气总是来得快也消得快,有时候被Y先生叫一句宝贝,摸一摸头就好了。她有时候都觉得对方是不是早就摸清了她的臭脾气,所以知道怎么哄她开心了。


就比如这一次X小姐又生气了,这次的理由是Y先生明明承诺的事情没有做到,浪费了她的期待。这个理由简直非常合理吧,所以X小姐生着闷气等着Y先生哄她。


之前也说过,Y先生的情商有时候老是不在线,这次完全没有接收到来自X小姐的‘我不开心了你快来哄哄我’电波就算了,还戴着耳机打游戏。


擅长生气的X小姐愤怒的去睡觉去了,床上躺了不到半个小时,Y先生放下手机躺过来了。


‘现在哄我也来不及了!’X小姐在心里想到。


然而没等她想好怎么让Y先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且他道歉哄人的时候怎么高贵冷艳又不失可爱的发脾气之前,情商下线的Y先生已经睡着了,还开心的打着呼噜。


X小姐又去阳台抽烟去了,三支烟,搭配悲剧女主角内心独白,手上还有一瓶超级难喝的酒,一边迎风流泪。背景音乐是Y先生打呼噜的声音,酒喝多了上厕所的时候还小心翼翼的怕把熟睡的某个白痴吵醒。


‘我怕是个智障吧。’X小姐一边想着一边在阳台的垫子上睡过去了,然后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


上个厕所回来,意识还没有清醒,伸着手就摇摇晃晃的朝Y先生过去了。这边蹭蹭,那边亲亲,好像完全忘记了前一天的事情。


但是不是真的忘记了呢,坐在公交车上喝了一杯咖啡神志清醒了的X小姐表示——怎么可能!


该生气还是要生气!该质问的还是要质问!但是老是在自己想骂人的时候做出一些让人感动让人心动的事是不是太犯规了!

以上这段话是X小姐意识到自己是怎么从阳台跑到床上去之后的内心咆哮。


Y先生情商在线的时候实在是太可怕了,比如能让X小姐立刻消气破功的一句‘小气包包’,还有跑进急诊大厅时候担心的脸,人在最脆弱的时候收获的温暖是会铭记一生的。

【青宇】独家记忆

2025年的夏天,如同往年的每一个夏日一样的燥热难耐。我穿着明显不合脚的高跟鞋站在北京的街头,接下来有个采访需要去到对方的家里。


——可能换成十年前的我是这么样也想不到自己最后会是这个职业。


手里抱着的笔记本被我捏在手里,手心里的汗渍打湿了外壳。工作表上记着接下来要采访的这个人的名字,这是我废了很大的力气从主编手里磨来的采访权。


搭档总算开着车过来了,手里却也在这时响起来。我一边上车一边接通了电话。对面的人立刻就问道[采访日期是今天吗?我记得不太清楚了。]


[对,]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就知道会是你,然后又回道,[你就为问这个?]


她听见我的话罕见的沉默了很大一会儿,我甚至以为她挂掉了电话,如果不是能听见透过听筒传来的她有点不稳的呼吸声。


[……你不说话我就要挂电话了,有工作。]搭档提醒我到地方了我才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公寓,侧了侧头对着电话说到。


她的呼吸似乎又重了一些,到底也没说话,其实她就算不说话我也大概知道她在想什么,因为我们想的,大概是同一件事。


[我真的要挂电话了。]我又说了一遍,听筒里才传来她的声音,有些沙哑的,像是哭过,她梗着喉咙问我[你说我们图个什么呢?]


图什么?我要是早知道图什么我早就跳出来了。我在电话这头笑笑,到底不知道怎么回她,最后还是她先挂掉了电话。


搭档对我耸了耸肩,我说我们走吧工作了。笔记本还是用力的捏在手上。越是接近手心的汗就越是多,我的心跳如同擂鼓,我想着这真是太失态了,工作以来第一遭。


不过也是,因为接下来要见的这个人,是王青啊。


我这样想着,心里到底还是万分紧张。甚至有种干脆这样跑掉算了的冲动,但到底还是忍住了。


奇怪的是,见到他真人之后我却反倒没有那么急躁了。他是个很温和的人,这么些年,似乎完全没有改变,明明冷着一张脸,眼神却总是在你说话时认真注视着你。


我定定的看着他,脑海里却莫名回想起多年以前某个夜晚,我还在读大学,那个时候有两个特别喜欢的人,喜欢得不行。那个时候总是在夜晚抱着手机一遍一遍的刷新微博首页,看着满首页的爸爸,双标,炸得不省人事。


[…可以开始了吗?]他的声音把我从回忆中拉扯了出来,我回过神来歉意的对他点点头说了句不好意思。他似乎一点也没有在意。


我翻开笔记本开始了采访的工作,所有问题都是事先准备好的,有关于他的新电影上映,反响良好。


每个问题他都回答得滴水不漏,我垂下了眼又有些走神了。其实我想问的问题跟什么电影没有丝毫问题,想到这里我又急躁了起来。


[……然后非常感谢粉丝的支持,这是一部很好的电影。]


我听他回答完了所有的问题,收起了笔记本和录音笔。搭档收拾着录影器材,我憋着气不知道该不该问他我真正想知道的问题。


他冲我笑笑,我几乎在那一瞬间跳回了另一个时间点,于是一句话就不受控制的说了出来。


[你还记得裆妹这个词吗?]


他看着我的眼神有一瞬间的错愕,然后又恢复原状,甚至于还高兴的对我笑,他说[当然记得,很久没有听到了,呵呵,回想起了很多事啊。]


其实这十年还是有很多变化的不是吗。


[想起了什么呢?可以说说吗?]我的语气有点低沉,老实说如果不把头低下来一点我肯定会直接哭出来。


他似乎在认真的回想,隔了好大一会儿才说道,[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人…]


我的脑子像被巨石砸了一下有些发懵,回神时听见自己明显带着哭腔的声音,[……是喜欢的人吗?]


[嗯,是当时很喜欢的人。]他的声音仍旧带着笑,[不过当时太过年轻了,分不清这种喜欢,到底还是错过了。]


[……是吗。]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有些事情需要等到自己足够成熟了才能想得明白,你说对吗?]


[我有时候也会想,如果当时我就清楚自己的内心,现在会是什么样的结局,不过也是想想罢了,现在这样大概会后悔,可是那时候做得决定重来一遍我还是会那样做。因为有些事,不是你想你要,你就能做到的。]


[为了一个决定,你要付出的可能会有很多,甚至于你身边的人,也要为你买单。如果当时我做出了那些选择,可能我想要保护的反而会是被我伤害连累的。我这样说,你懂吗?]


他说话的语速并不快,不像和一个记者说话,倒像是和一个多年的老友聊天。他说得隐晦可是该懂得我都懂了,这些年来一直缠绕在我身上的,每当看见他们出现在大荧幕上后越发纠结的结被他三言两语的解开了。


我愣在了原地,我想我发愣的样子一定像一个傻逼。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亮了一下,我顺着他的视线看到我的手机壁纸。


那是两个很青涩的大男孩,在乡间的小路上骑着一辆特别可笑的电瓶车。镜头是从侧面拉过来的,坐在前面的人带着墨镜,视线注视着前方,脸上的笑容连屏幕外的人都感受到了快乐。身后的男孩双手环在他胸前,对着镜头笑得特别灿烂,大大的眼睛眯起透着一股子活力和阳光。


我有点慌张的收起了手机,他似乎还有点在回想那个照片,一会儿又转过头来看我,笑道,[挺好的。]


我的动作僵了一下,他没有在意的继续说,[我还挺想回到那时候的。]


我得到了很多超乎我意料的答案,可他的话我一句话也不想再听了,我知道我再不快点收拾东西滚蛋我觉得能马上哭出来。


急匆匆的收拾了东西像他道谢后我几乎是逃出来的。坐在车上的时候还在大喘气,搭档冲我翻了一个白眼,我掏出了手里看见了好友发来的短信,她说。


[我想着,他们现在过得很好,离了对方也过得很好,还有什么不行呢?他们早就放下了,只有我们这些局外人放不下。]


对啊,我们都是局外人。我看着这句话终于还是哭出了声。搭档被我吓了一跳,转过头去老老实实的开车,我流着眼泪一点一点的回复。


[我现在放下了,真的。全放下了。]





——————————————————————————————————————————————————————————————————————————————————————————————————

没话说了,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真的,萌真人cp就这样。算了就这样吧,你们好就好了。


因为是首刷真心哭的很惨,一个人去的电影院,很多都是朋友家人情侣一起来的,我选了一个偏的位置,想着旁边没人不至于哭出来太丢脸。结果开场前来了一个小弟弟刚好坐在我旁边。大圣说别跟着我小屁孩的时候一瞬间想起了师父别赶我走,眼泪刷的就下来了小弟弟看得很开心,笑点还是挺多的,可是BGM一响我就hold不住了,结果旁边的小孩儿笑我就哭,像个傻逼一样。3D眼镜一直滑下来导致我不得不是不是用手扶一下,因为这里是小地方,昨天还一直怕不会有大圣的排片,早上打电话去问说有,不过就一场,下午1.20,太阳正是毒的时候,一点也不想出门,结果为了早点买到票午饭都没吃。想着买爆米花吧,结果没吃完爆米花桶被我给捏变形了。混沌说不过是只臭猴子的时候我捏着爆米花就想冲进去跟他说我家大圣可厉害了好吗!然后我又哭了。平常泪点挺高的,这次眼泪就像不要钱一样。就像每一个中国人都有一个西游梦一样,每一个人心中应该都有一只那样的猴子,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可能我自己属于想的太多的类型,总之看得时候一句话都能让我哭出来,我会不停的想着江流儿的前世今生,齐天大圣和大师兄,江流儿和唐僧。大圣跟江流儿说我管不了的时候心都跟着揪紧了,他被混沌压着打,他说我的齐天大圣我是不会死的,他一边叫着傻瓜一边拼命想救江流儿的时候,我心里几乎在尖叫,因为我心中的大圣不是这样的,他应该战无不胜视天下礼法神仙妖怪为无物而不是像这样为了救一个小孩儿遍体凌伤,可是他抓住江流儿的手的时候,我哭的像个傻逼一样。大圣说如果有一天你足够坚强足够勇敢你就能驾驭他们。然后他熔岩为甲烈焰做披风每走一步天地都在颤抖。总之这部电影值得看,很值得看,不只是为了支持国产还有为了大圣,为了童年的英雄。我写不出很华丽的话我只能说出自己的感受,看预告的时候看见大圣失去了法力被混沌踩在地上我有点纠结到底去不去看了,可是即使孙悟空失去了法力他仍旧是齐天大圣!!!!


只有咳嗽和眼神是无法掩饰的


诡秘[渣文笔,慎入]

2012年2月14日


他向我表白了,怎么办,要不要答应呢?真的好不可思议,他那么优秀怎么会喜欢上我呢?可是我好开心。


2012年2月20日


他一直追问我答案,我很想答应他,可是好怕自己配不上他。学校里那么多女生喜欢他,我凭什么呢。


2012年2月25日


今天是他的生日,他邀请我去了他的生日会,他家里好大好漂亮。越来越不自信了。还是不要答应比较好吧。


2012年3月1日


天哪!他在班上说喜欢我!怎么办!我真的好开心,这样真的可以吗?


2012年3月4日


我决定答应他了,我也喜欢他,我相信我们一定会一直在一起的,我会努力让自己配得上他。加油!


……


2012年4月3日


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了,今天在学校里又被人堵在厕所了。自从和他交往之后总是发生这样的事,不过我一点也不后悔。我爱他。


……


2012年4月30日


他说明天带我出去玩,期待!


……


2012年5月3日


为什么!为什么死掉的人会是他!明明应该是我才对!如果不去玩就好了,如果没有出去玩就好了。为什么死得人不是我呢?明明应该是我才对。


……


2012年5月10日


她们说得没错,我是杀人凶手,是我害死了他!为什么死得不是我呢!为什么!为什么!我一点也不想这样活下去!没有他我根本活不下去!求求你快回来吧。。


……


2012年5月25日


我好像看见他了,他身上好多血,他在怪我,他不会原谅我的,如果不是我他不会死的,为什么死掉的人不是我呢?


……


2012年5月31日


我好怕,他今天又来了,为什么不愿意跟我说话呢?他一定很恨我,怎么办?我要怎么做他才会原谅我呢?死掉的话他会不会开心一点呢?


……


2012年6月2日


他今天走近了一点了,站在我床边,他以前也会这样站在一边故意吓我,呵呵,我就知道他还是原来的他。


2012年6月3日


好多血好多血,怎么办,他流了好多血,我按不住,好多血喷出来,怎么办,怎么办,他会不会又死掉,不要!我不要他死掉!这次我一定要救他!


……


2012年6月11日


真好,他又对我笑了。他笑起来真好看,以前他就是这样,不管我说什么他都说好。我想这样一辈子跟他在一起。


……


2012年7月1日


那个讨人厌的医生又来了,他们说我有精神病,我才没有,他们看不见他而已,只有我看得见他,只有我!他们都不知道!那个医生真白痴,明明他就在他身后都看不见。不过只有我一个看见就够了。


……


2012年7月4日


他跟我说话了,他说他永远都不会原谅我。我知道!我知道都是我的错!我好怕他又消失了,怎么办,怎么才能让他原谅我!怎么办!我不要再次失去他了!我不要再一个人了!


……


2012年7月11日


今天是我的生日,他说会来带我走,我们可以一辈子在一起了,他说他不怪我了,真好。我们永远永远都在一起。


……


林清放下手里的日记本,揉了揉酸疼的眼睛才发现窗外已经天黑了。办公室里已经没有了人,夏日的夜晚燥热得不行。可是明明关着窗户他还是觉得有一阵凉风吹过他的背脊,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害他打了一个冷颤。


今天并不是他第一次留到这么晚了,以前也遇见过很多棘手的案子。但是从来没有一个案子像这次一样诡异,对,是诡异。


死者是一位女高中生,被发现死在自己房间床上,死相极其安稳,如果不是已确认没有呼吸可能所有人都会以为她不过是睡着了而已。但这些并不是诡异之处,让人最想不通的,还是她身上湿透了的衣服,水甚至浸透了床单,但是拿哪些水不是汗水也不是自来水,而是海水。法医化验以后得出水分含盐量为千分之四十,而距离现场最近的海在至少一千公里以外的另一个城市。


死亡在家中并且死前没有任何挣扎的痕迹,明明处于内陆城市而死者却全身被海水浸湿。这些奇怪的现象已经引起林清的注意了,他对于这个案件全无头绪,即使上头要求随便以自杀结案,但是他总觉得事情不可能这样简单。没有弄清楚事件真相就草草立案一定会是他从业生涯的遗憾。


[……男朋友吗?也许会是一个突破口。]


林清后仰靠在椅背上,为了缓解情绪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脑子里还回想着死者的日记所记录的东西。他迅速的过了一遍法医今天说过的话。


……死者肌肉收缩,胃部食物未消化完全且并没有发现有服用过药物的痕迹,死者手上已经开始出现尸斑,眼瞳无明显变化,判定时间为死亡1~2小时之间。海水同死者的死亡没有任何联系,死者口鼻没有发现任何窒息现象,不过无法判断海水是在死者死亡之后出现的还是死前出现的。而尸体部分变化会因天气原因出现判定失误,最多精确到这个时间。


而发现死者的时间大约是在凌晨一点二十分左右,死者母亲起夜发现女儿房间还亮着灯,联想之前死者精神方面的问题于是进屋询问女儿有没有事,而意识到不对大约是在十分钟之后。据死者母亲描述,是因为一直叫不醒她上前查看才发现女儿失去了呼吸。


从接到报警到到达现场大约用了五分钟左右,如果按法医的判断,死者死亡时间大约是在11点30分到12点30分左右。那个时候应该是死者平常的睡眠时间,也就是说死者在睡梦中死去了。


奇怪的死亡时间,诡异的死亡方式,意味不明的海水,模糊不清的验尸结果……以及,死者生前的日记。


这一切的东西,看似有很多线索,但却没有任何用处。林清皱着眉头,站起身掐灭了烟,他不相信什么鬼神之类的,所以他认为这个案子一定有什么问题,而这些问题,可能只有从死者的男友入手了。


一万个人的夸奖都比不出一个人说句还好[笑]

哦当然也并没有一万个人来夸奖[呵呵]


千载一瞬(猴哥×白骨)

同人啊同人

悟空传+西游日记

————————————————————————           


                ——一——


从无尽的黑暗中清醒过来的时候,白骨还有些怔愣。忘记了多久没有见到过阳光了,她欣喜的伸出只剩下白骨的手掌,金黄的光芒落在白瓷似的指骨上,明明早就失去了知觉白骨却觉得暖洋洋的。



我为什么会醒过来呢?她的下半身还埋在土里,空洞洞的眼眶注视着太阳,闪耀着金色光芒的大圆球挂在天上,白骨觉得她似乎看见了一双大大的手掌,温暖得不像话,就像这个太阳一样。


决定去到人类的世界是在三天之后的一个正午,白骨仍旧半身埋在土里,她还是没有记起以前的事情。唯一算得上记忆的也只有一双温暖的大手,始终留在她心里。


森林里狐狸告诉她这可能是人类说的爱情,因为她爱那双手的主人所以她忘不了。但是到底什么叫爱情呢?白骨不懂,所以她想要去寻找。


[你最好披上一层人皮,你这样出去会被杀掉的。]狐狸来为她送行的时候这样对她说到。



[为什么呢?我并不会害人啊。]白骨很不解,披上人皮那她到底算是谁呢?是白骨还是那个人皮代表的人呢?她不喜欢这样。


狐狸踩着步子走近她,嘴里叼着一块如纸片般薄薄的东西,[人类会害怕同自己不一样的东西。你不去迎合他们他们就会把你当做异类。]


但我本就是一堆白骨而已啊。她听着狐狸的话心里这样反驳着,我本来就不算人类了。


         ——二——


小镇上来了一个奇怪的女人,住在离镇子最远的山脚下,总是问路过的人什么叫做爱情。她长得很漂亮,似乎只要那双眼睛看你一眼你就什么都想要送到她面前。


镇子里的男人都被她迷了心,他们为她送上各种各样的礼物想讨得她的欢喜。家里的妻儿,田里的庄稼都没有她的笑重要,谁都想要得到她。 镇子里的女人背地里诅咒她,骂她是狐狸精,咒她死于非命,但即使这样,自家的男人仍然每天去到她面前讨好。


  ——直到那个风尘仆仆的道士来到这里。


道士举着符纸信誓旦旦的告诉镇里的人,那个女人是妖怪,是要来害人的,女人们似乎找到了帮手,她们迫切的想要让那些男人们知道她的真面目。


白骨站在门口看着面前的人群,那些说着爱她的男人一个个眼露惊恐的看着她,女人们躲在道士身后,脸上除了恐惧还有鄙夷和嘲笑。


你看吧,妖怪就是妖怪,如果不是用了妖法根本不会有人喜欢。


为什么呢?为什么前一天还说着爱她的人现在却一口一个怪物的让她去死呢?白骨想不通,是因为没有了那层皮吗?因为没有了那层皮就没有人喜欢她了吗?原来爱情就是这样肤浅的东西吗?


她这样想着,回过神来的时候瓷白的骨架上沾满了鲜血,她不知道那些血是谁的,也许是那个总是给她送花笑起来很憨厚的男人,也可能是那个每次看见她都会骂贱人的女人,或者是那个说着要替天行道的道士。


鲜红的血液顺着指骨流下,白骨有些怕了,她不想杀人啊,可是为什么他们要杀掉她呢。


          

               ——三——


猴子坐在岩石上晒太阳,阳光打在他身上,看得白骨有些移不开眼。


这是白骨在寻找中的不知道第几个年头了,她去到了很多地方,她不再披着伪装的人皮去渴求爱情,她想要找到一个即使是看见她最可怕的一面也可以爱她的人,可惜到现在都没有。


猴子似乎感觉到有人注视着他,转过头来盯着不远处的白骨,看着对方的骨架。猴子皱着眉头,在白骨一片我就知道不会有人喜欢我的眼神中说道, [你这么瘦是怎么做到的?]


这是第一次有人没有赶她走,白骨说不清是什么感觉,明明自己早就没有了心,可是还是感到了那一刻的悸动。


白骨留在了花果山,和那只猴子一起,这是她第一次想留在什么地方,想和谁在一起。



可是猴子很忙,有很多的事要做,白骨呆在他身边,看着他上天入地。他拿了东海得定海神针连龙王也拿他没办法,他去了地狱撕毁生死簿,她看着猴子穿着金色的盔甲披风飞扬在身后,站在花果山上笑得肆意张狂。


真好。就这样一直看着他,真好。


然后他去了天上,再也没有回来。天兵压阵的时候,白骨仍想着他,你们打吧杀吧等他回来总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可那时的白骨还不知道,神仙,是一种多么狡猾又阴险的存在。那时的她,只能在大火烧尽的花果山等待着孙悟空回来。



即使回来的,并不是原来的那个孙悟空了。


                  ——四——


白骨第一次见到猴子的时候,他还不是美猴王,也不是什么齐天大圣,只是孙悟空罢了。


花果山的花草自那以后再也没有长出来过,白骨总是一个人坐在那块石头上,有很多妖精说大王抛下他们了,白骨从来不去和他们争吵,她只是想起猴子撕掉了生死簿后对她说过的话。


他说,[大家都不会死了,花果山永远都热热闹闹的。]说着说着他就一个人大笑,白骨也跟着笑,虽然她觉得别的妖精死不死不管她的事,可她总是希望猴子开心。


[他回来的时候看见这一片焦土会不会怪我呢。]白骨这样想着,[一定会的吧,他把这里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她突然很想哭,可是眼泪一滴也没有,她只能用空洞洞的眼眶看着天空。


孙悟空,你在做什么啊,你的花果山我没能为你守住它,你不要怪我好不好,我会在你回来之前让这里重新开花,你早点回来吧。


                 ——五——


和尚被吊在山洞里也没有丝毫的紧张,即使身下有一个大大的沸腾着的大锅。


[小姑娘,你怎么一个人住在这种地方,是不是在等谁啊?]和尚晃荡了一下身子向正在烧火的小姑娘搭话。


[没有。]白骨头也不抬的回了他一句。



[那你抓我来做什么,我不好吃,很多妖怪都要吃我,吃了我也不能长生不老。]


[那我不吃你,你能帮我一个忙吗?]白骨站起来抬头看着他,眼中闪着期翼。



[……所有想要摘下孙悟空的金箍的都会死。]


[我也会吗。]



[你和他很熟吗?可他已经忘了以前的一切了,你想要他记起你。]



[不,我不要他记起我。]


[骗人。]和尚对着白骨翻了个白眼,一脸我才不信的样子,一路以来多少妖怪想要取下孙悟空的金箍,可最后他们还是死在了孙悟空的手里不是吗。


白骨低下头双手捂住了脸,带着哽咽的声音仍然清晰的传进和尚的耳朵,[……也许像你说得一样,我想要他记起我……五百年了啊……]


[孙悟空是要成佛的…]


[成佛?所有人都可以成佛,只有他不可以!如果你不能取下他的金箍,请你放他自由。连孙悟空都成佛了,这个天下还有救吗?]


连孙悟空都成佛了,还有什么人或妖敢和那些漠然的神仙斗呢……


                    ——六——


[犯了杀戒就能赶他走对吗?杀掉我就可以了。]白骨冲着和尚笑,后者站在她面前摇头,[你是妖怪,不算破戒。]


[不,我会变成人,一个真正的人。]白骨撕下附在身上的人皮,转身走进了一边的山洞。


和尚看着眼前的箱子,里面包裹了一层又一层的布,看得出主人的珍视。


白骨颤抖着手将东西从布帛中捧出来,那是一颗人类的心脏,可能因为年岁太久显得有些暗淡无关,她对着和尚笑。



[这是我用了很多年时间,用了无数人的血泪做成的。有了它,我就能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我一直留着,想等到找到真爱的时候就变成一个真正的人,而现在,正是时候。]


她小心翼翼的把心脏放进胸腔,那颗暗淡的心脏突然开始跳动起来,血液生长变成血脉攀上骨骼包裹身体。


白骨剧烈的抖动着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从心脏跳动的那一刻她便失去了法力变成一个普通人。


血肉重生的痛苦丝毫不亚于血肉分离,直到咽喉在骨间长成,她发出了世间最凄厉的长啸。


墨色长发的女人倒在地上,肤白如雪美得不似人。这是她成为白骨之前的本相。


疼痛渐弱,她强撑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步一步的走到石台面前。那里立着一面镜子,许久没人用过早己落了灰。


她伸手拂去灰尘蛛网,看着镜子里的女人笑得无比美丽,而眼角却流下两行清泪。


白骨拿出珍藏的胭脂钗粉和衣裙,端正的坐在镜子面前,仔仔细细的给自己打扮,像是一个将要出嫁的少女。她拿着两朵珠花细细的比较。


[你说,我戴哪朵珠花去见他比较好?]她这样问道,眼角眉梢都是喜悦和期待。


                ——七——


再次见到孙悟空的时候她有很多的话想说,她想问他还记不记得花果山,想跟他说对不起没有守好他的花果山,想再一次认认真真的介绍自己,想他能够想起来。可是最后,她什么也没说,什么也不能说。


她只是执著的看着他,明明还是和以前一样啊,对,总是还会一样的。然后在猴子的注视下说出了哪唯一一句话,


[是我抓走了你师父。]


孙悟空什么话也没有说,金箍棒如同以往每一次一样狠狠地敲下。


白骨倒下了,半个颅骨都碎了,如同黑发里开出了红红白白的花朵。她的嘴角始终带着笑容,终于再一次看见他了,直到最后一刻也希望他看见的自己是笑着的,这样真好。


白骨的身体开始消散,一点一点又化作白骨。


孙悟空有些怔愣地看着地上瓷白的骨架,握着金箍棒的双手有些颤抖。


[你认得?]和尚转过脸不忍再看。


[不,只是觉得心里堵着什么东西。]


他放下金箍棒,跪在地上,双手挖开泥土,似乎是想将那堆白骨埋葬起来。他仔细的看过每一个骨骼,细细的擦拭,像是对待最珍贵的宝物。


和尚看着他,想起白骨来之前问他的话,她说,[花果山一定还能重新开满花草吧。]


——————————————————END——————



总之是很久之前写得了,文笔也不好,不过当时看书的时候真是喜欢白骨喜欢得不得了,然后强推悟空传和西游日记,真的很好看很好看。

虽然我没有在它最开始的时候遇见它,但是我庆幸是在我成熟懂事了遇见它,在我能读懂的时候遇见它,真的幸运。